服务热线:

栏目导航
重点案例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电话:
邮箱:
地址:
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动态 >
孙武:美国怕的不是“中国作弊”,而是“中国学习”
作者: 发布日期:2019-07-05

【文/ 网 孙武】

“中国作弊论”是美国一些政客发动贸易战的重要理据,也是美国媒体宣扬中国威胁的最大一张牌,《纽约时报》专栏作者托马斯·弗里德曼就是其中代表。

在最近的《特朗普该怎么打与中国和伊朗的两场仗?》一文中,他称:

“中国能走出贫困,靠的是刻苦工作,暂不享乐,在基础设施建设、教育方面的明智投资,以及投入大量资金去研究和生产他人的创新成果。在这样做的过程中,中国还盗窃他国知识产权,强迫在中国做生意的公司进行技术转让,实施非互惠性贸易协议,向本国出口商提供大量政府补贴,并且无视世界贸易组织的裁决。

中国利用这些不正当手段主导了低利润、大批量商品的生产和组装,如今能直接与我们在21世纪的高附加值、高利润技术方面竞争,例如5G电信、新材料、人工智能、航空航天、微芯片。如果我们要允许中国继续这种不正当手段,那我们就是疯了。”

而在此前《特朗普这样的美国总统,是中国应得的》(挑事的标题足见美媒的心机)文章里,他同样老生常谈地介绍自己对中国的荒谬刻板认识:

“中国的增长不仅只靠努力工作、建设明智的基础设施,让民众接受教育,也靠强迫美国公司进行技术转让、补贴本国企业、维持高关税率、无视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和窃取知识产权。”……“中国自1970年代以来发放补贴、实施保护主义、违反贸易规则、强迫技术转让、窃取知识产权的所有做法变成了一大威胁。”

他的观点代表了相当一部分美国人对中国的偏见:“贸易可以是双赢的,但当一方一边努力工作,一边从中作弊,赢多赢少就有了变化。当贸易只关乎玩具和太阳能板,我们可以避而不看,但当它关乎F-35和5G电信网络,不看可不明智。”

一直以来,中国媒体对于美国指责中国在知识产权上作弊的声音,容忍多于反击,温言细语、开导劝说多于理直气壮、针锋相对,防御性的回应多于建设性的倡议。这就导致话语权不在自己手中,主动权和节奏完全被美国人掌握。这种局面应该改变了。对“中国作弊”的指责,我们不仅要怼回去,还要揭开美国在“知识产权”问题上的老底。

既然弗里德曼先生要谈F-35和5G电信网络,那就奉陪。

先说5G,以华为为例,美国人应该看看这些数字:

过去30年,为合法使用其他公司的专利,华为累计支付了60多亿美元的专利费,其中近80%支付给了美国公司。

华为每年将收入的10%到15%投入到研发,过去十年累计研发投入约730亿美元。

截至2018年年底,华为仅在5G的研发上就已投入超过20亿美元,这一数字超过了欧美国家主要设备供应商5G研发投资的总和。

这些投资的成果显著,目前,华为在全球范围内拥有8万多项专利,包括美国授权的1万多项专利。

通过签署专利许可或交叉许可协议,与全世界分享自有知识产权,积极促进创新成果产业化。自2015年以来,华为获得的知识产权收入累计超过14亿美元。

华为在6月27日的IPR发布会上说得好:“没有哪家公司可以靠偷窃领先世界。”这句话同样可以改写成:“没有哪个国家可以靠作弊赶超美国。”


6月27日,华为在深圳发布创新和知识产权___,华为首席法务官宋柳平做了主旨演讲,不卑不亢中怼了美国议员卢比奥,美国如果真不愿认可华为在美国的专利权,不止是后果很严重,也是不可能的。

作弊形容的是没有真正的实力,作弊者是抄袭答案而没有真正的理解,一些美国人视中国为威胁,理由却是中国作弊,逻辑上就站不住脚,暴露的是美国被赶超时惊慌失措的焦虑心态。

F-35又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弗里德曼说:“当中国军方窃取洛克希德·马丁的F-35隐形战斗机设计图,然后原样复制时,省掉了所有研发成本——可以用去补贴自己的企业。”

这种说法同样缺乏常识,F-35这样复杂的装备,不可能通过设计图就能复制,其中的道理,也适用在别的工业领域反击美国的“偷窃论”。如果这样轻易就可以复制,如果几十年、上百年积累起来的知识经验只是在图上就清清楚楚,那么被贬低的是美国自己的技术含金量,美国企业恐怕也不能接受这种说法。

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科技企业,确实集成了世界上大量最先进的技术,并为此支付了费用。其中包括了美国的许多技术,这一点没有疑问,也是符合每一方的利益的。现在只有美国跳出来说这有问题,要中断合作与供应,为什么会这样?这里就涉及到了问题的本质,美国害怕的根本不是“中国作弊”,而是“中国学习”。

要谈知识产权,首先要明确什么是知识。在通常的理解中,知识是人类文明的成果,知识创新的主要推动力是合作、交流。但美国一些人将知识视为生财之道,视为一门生意,将创造财富视为知识创新的主要驱动力。当弗里德曼他们将中国的体制视为“保护主义”的时候,中国媒体应该督促和帮助他们反思,他们是否在用“保护主义”来对待知识,这才是我们应该拿出的有建设性的辩论姿态,我们不能只是回应,而要让对方心悦诚服。

人类在认识自然、改造自然的过程中所积累的知识,在最底层、最核心的部分是共通的,比如一个操作系统最核心的部分,是5000多行的经典代码,无论是Unix还是Linux都基本相同;又比如数学、物理、化学、生物等基础学科中的科学知识,美国人会将教科书卖得非常昂贵,但在中国,穷学生都能买得起并加以学习。

美国作为发达国家,受益于世界各地的人才,从共通的人类知识基础出发,经过长期的探索,已经走通了许多路,直达各种应用技术的彼岸,并确立了一条条商用的航道。在这些路上,美国的资本和巨头设立了大量的路障,名为专利,如果后来者要通行,对不起,请交买路钱。

人类面对的是同一个客观世界,不仅底层的知识是共通的,能够走通的大路其实也是很有限的。后来者可以选择的只有学习,在一边交买路钱,一边学习的过程中,从一些主干道中开辟出新的小路,绕过了原来的一些路障,并遵照规则,也设下了自己的专利,这就是中国公司遵守知识产权规则,并在这个规则下渐渐长大,逐渐大到让美国感到压力的历史过程,作弊者是不可能有开出新路的能力的。

1 2 下一页 余下全文

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k8凯发k8_凯发k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备案号:
电话:邮箱:
地址:技术支持:
凯发k8_凯发k8.com